黏黏魚

*-紫赤 *-崛鹿 *-夜和 * - 深紅
*來自新世界 *絕園的暴風雨 *失憶症
*流浪神差 *香格里拉 *因果日記
*王樣老師 *月刊少女野崎君

本命❤
【三國戀戰記】玄德、孔明。
【norn9】室星ロン。
【失憶症】Toma。

歡迎交流^q^///

元旦獻禮(貌似):點文。(ゝ∀・)

欸都…咳咳、咳咳……這裡是久違的黏黏魚,各位好(゚∀。)
聽說,好像有一陣子沒有更新文章了……
各位對不起啊啊啊。゚ヽ(゚´Д`)ノ゚。
其實我有在開樂乎的,只是大多數都是在吃別人給的糧食(?)

然後偶爾會看到幾個可愛的小夥伴貌似也入了堀鹿坑(`・ω・´)
然後偷偷戳了某魚幾個❤,其實這樣我就已經很開心了,不過……
都在讓大家看舊文很抱歉阿,咕嗚嗚嗚……。゚ヽ(゚´Д`)ノ゚。

於是乎,腸胃炎在家休息的某魚突發奇想地發出了這篇點文。
好的,如果你省略了剛剛上面的廢話的話,現在開始的是正事了ヾ(◎´・ω・`)ノ

如果在座的各位有什麼點子或是想法,希望由小...

NORN9 / 全員同人 - 暴風雨的夜晚 .

*剩小春組沒更完這樣。

*背景在NORN上,至於夏彥就是飛船~關於會不會受到暴風雨影響...(望

*請自戴墨鏡,大概有糖(?


OOC可能有。

全員CP,短文。



【深琴組】


二条朔也

 

唉呀,你怎麼在這?不行哦,這麼晚獨自出門會著涼的。

今天晚上沒和小春他們一起睡嗎?啊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是因為擔心這雨會不會影響到我啊。

總之,別讓自己的身子著涼了。(輕輕地蓋上外套)

(握住手)手很冰呢,因為下雨的關係,溫度似乎也下降了不少。

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不行哦,下次不能再這麼隨便的近男人的房間裡了。...

【開箱/附圖】NORN9 LAST ERA公式書


店家的包裝。

封面。
封底。

內頁橫幅。

約20頁的彩圖收錄,裡頭最喜歡的是這張。( 因為要壓著書拍攝不然會翹起來,請見諒。)

人物設定的部分有 本傳制服、便服、LE私服,及幾位的幼年的立繪。
還有CG跟故事內容簡介。

這張小雞的介紹頁我覺得很有意思,聲優部分也是一個特點~

增加劇情後每個人物在故事上使用的背景有所不同,這裡有貼出來我覺得很用心~

七海組的試煉部份這三隻小雞還額外畫出來,太可愛了ww

試煉紙條上畫的小雞2333333

這裡大概也是新增系統的一部份,這種有點類似RPG的風格讓我覺得很有趣~

最後有收錄Q&A、組別介紹、人物名字由來、喜好的食物之類的,以及年表。

夏彥被大大的...

平x七 / norn9 同人#(乙丸平士、不知火七海) - 初眠

先廢話一下:

許久沒更文了,還是謝謝支持我的各位orz
但是不好意思久違的一發不是堀鹿啊q_q
這裡走完七海組目前最喜歡的是室星,但是平士線真的有虐我虐到哭
話說怎麼室星線沒哭,反正我本來哭點就很怪XDD

本篇主乙丸BE,所以沒玩過的建議不要看,不然被劇透就不有趣了#
*人物性格練習中。

賞文的時候不介意可以配點音樂,網址是YOUTUBE的。
●音樂點點

-

01.

「……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他偌大的手臂從身後擁住我,我能感受到的不是只有他的體溫,還有那顫抖。
感覺脖子被緊緊的掐住,說不出話、不行……
不行、不能害怕,不能對乙丸先生感到害怕……
都是因為我的錯……

「求你了,不、不要再這樣勉強自己……」
都是我的錯...

堀鹿 / I only care about you.

之前朋友點的文,太久沒更文總算能夠有個空閒時間,小論文還有一堆事總算解決了敖嗚QWQ(不是要段考嗎

筒靴給的梗:「就是有些小事讓崛發覺他可能有一點喜歡鹿島」

我會努力地努力的...

然後英文很菜還硬要不好意思


*OOC 可能有,請自行斟酌點入哦。

*略短。



00.

你若未曾抬頭,你將不會明白夜空中的繁星點綴──
多麼耀眼。



01.【 I see.】
「用熟悉的角度望著你/妳片刻,那視線已成習慣。」

.
堀總是用那個角度仰望著鹿島,鹿島也總是用那個角度俯視著堀學長。
那天的堀在社活打了個盹,朦朧之間,他感覺到不對勁

那個角度變了,
堀飛踢踹下那個站在箱子上的鹿島。

少了箱子看得順眼多了……
這麼想著的他昏睡了過去,再醒來時...

匿名提问:

鹿島是很少對她表現出那種態度的 =>他?

黏黏魚 回答:

修改了,謝謝!!

堀鹿 / 剎那似永恆。 【時間-番外篇/下】 / 完。

*略ooc,慎。



-



04.

當王子站上舞台的瞬間,發現那人不是鹿島的堀有些訝異,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新面孔。
堀未曾見過那張素淨的臉,貌似是新生的樣子。既然能夠替代鹿島戲劇社台柱的位置,那麼這人肯定有地方比鹿島出色。
堀觀察著那人的演技,死盯著那人的臉瞧,雖是中上臉,但究竟是差鹿島還有段距離的。

嘆了口氣,堀有些不滿,區區一個小子就把鹿島給打敗了?那麼他倒要好好瞧瞧這小子的演戲了。

王子在前去鄰國的途中,其實早已被鄰國給背叛,預謀在路上殺害王子。
鄰國的公主是個高傲自負的任性女孩,她將身邊看不過的女傭都給驅離,甚至使其背負莫須有的罪名趕出國家。

王子一行人仍然浩浩蕩蕩的行駛著隊伍,完全沒有預料到自...

堀鹿 / 剎那似永恆。 【時間-番外篇/上】

01.

走在以往上學日都會經過的路途,望著街景,堀想不起在他離開時這裡有過什麼改變,他只知道這裡的氣息依舊平穩。
空氣流動的很靜,街上沒有過度的喧囂,用行人鋪陳著街上的寧靜,物靜景美,沒有過度繁華的裝飾,一切平和而自然。

他想起,那次鹿島和堀做了試膽的延長賽,鹿島初始還很期待的讓堀繼續說鬼故事,堀答應了,不論是敘述、說明或者表演,這部分本是他專長之一,所以,鬼故事由他的口中說出便是效果成倍。

他只知道自己一進入那情境裡就會沉浸其中,堀十分認真的描摹著鬼故事裡的所有細節和情景,敘述得動聽而駭人。富有經驗的陳述著故事裡的情景,使他人親臨其境般的真實。

堀回過神時才發現一旁那個方才還嚷嚷可愛後輩,一副天不怕地...

堀鹿 / 白色情人節快樂 ヽ(*´▽`*)ノ

00.

堀發覺到自己對鹿島的喜好並不是很了解。
在情人節那天收到了巧克力,照理是該在今天回送些什麼。
但堀仍然毫無頭緒。

01.

堀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是不是該回送個糖果或巧克力就好。
相較於情人節,白色情人節似乎顯得單調多了。
但這並不代表心意就能是隨意糊弄過去的。

堀是從別人那聽說鹿島給他的巧克力是親手做的,至於為什麼要親手做巧克力給他,堀不明白這究竟是喜歡還是純粹想惡整自己的意思。

想了想,既然如此,不如也做點什麼給鹿島吧,雖然他自己不喜歡吃手做點心,也沒有想過要做給誰吃,但如果說是回禮的話應該還能夠接受吧?

說到做點心的第一人的話,堀腦袋第一個浮現的是賢慧樣的野崎……野崎在這方面實在有過人的耐心,還曾經做...

堀鹿 / 時間。 《下》,【終】

堀被鹿島給吃了很久的豆腐,但他本人似乎沒察覺到這點。
只有鹿島一人心滿意足的樂呵呵,還很順勢地拉著堀的手四處走。
「等下,鹿島。」意識到自己被牽著鼻子走的堀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計畫被打亂,只好改變策略。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先各自回教室整理完東西到校門口等吧。」自然地放開的被抓住的那隻手,後方的某人似乎有些不滿地收回垂下的手。
「那學長可不能讓我等太久──」想著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之後也不知隔多久才能見上一次面,似乎有股酸意湧上心頭。只是明白自己剛剛才哭過了,所以硬是嚥下了那眼淚。

堀沒回頭的走了,他是打算回去整理完東西在過去戲劇社,到時候的鹿島應該也會看見那封信……
慎重其事的,寫下了時間上地點,沒有直...

分享 / 宅宅新聞 。 《頭髮放下來的反差萌》

網址↓

http://news.gamme.com.tw/1086354

:啊啊啊這是什麼合宿聊戀愛話題的少女啊啊啊堀學長好可愛你趕快嫁給鹿島(?)

↑看到這句真心笑了。
只能說po主你也是堀學長的迷妹嗎ww

堀鹿 / 時間。 《中》

*略ooc,慎。(寫了純情班的堀學長OTZ)



蠱惑人心的時間,諂媚的包裝著光陰的一點一滴。
稀鬆平常,卻又那麼冷漠無情。

堀要鹿島陪他再環校園一圈,熟悉的景色,身邊還有喋喋不休的鹿島在說著回憶史。
在出來前他早在鹿島的櫃子裡放上了一封信,摺的方正,他寫的直率而坦誠。
肩比肩的說著聊著,兩人走到初次相遇的那棵櫻花樹下,櫻色的花瓣輕舞掉落,象徵著離別和來臨──以及堀和鹿島的相遇。

牽連著他們緣分的是那天,堀在替戲劇部拉攏新生,一眼看見容貌出色的鹿島,被他獨特的氣息深深吸引。堀輕笑,剛開始他還以為鹿島真是個男孩子呢。
他始終喜歡鹿島那張乾淨且精緻的臉,她的孩子氣、她的天真和頑皮,那樣逗趣單純的笑容、一舉一動。想...

堀鹿 / 時間。《上》


【堀】

時間,過得很快。
陪伴,似乎已經成了一種奢求。
滲透兩人之間,靜靜流逝的沙,摸得著、抓不牢。
時間沙漏中,記憶的美麗回憶。

薄光暮影下,他的影顯得特別寂寥。卻也牢牢的扣住了,那步步蹤跡。
放學了,靜到一種詭異、淡到一種孤獨。
畢業時,他的第二顆鈕扣留給了那個總是嚷著最可愛後輩的鹿島。
離開前,他刻意在她的鞋櫃留了一封信,清晰有力的字跡刻畫著簡潔的話語。

那天,他留在社辦等著那身影。甚至,刻意多留了半個鐘頭。為了轉移注意了,他還替自己找著藉口,留下替戲劇部做些小道具。
只見指針無情的轉過了半個圓,鹿島仍未出現。他明白,即使乾等呆望著門口,也不會有被推開的那天的。
他是自作多情了。
可見這一切都是個誤會。

堀是勾起...

堀鹿 / 撒嬌 《之2,完。》

「好的!稀飯來了。」鹿島恭敬的雙手捧起稀飯,瞇笑望著堀。

「妳倒是吹涼一點啊……!」雖然看起來是堀對鹿島太過嚴苛了,不過堀也不明白為何面對鹿島時就會對她特別的吹毛求疵。
「吹涼嗎……?」捧著碗,鹿島有些疑惑的盯著堀,吹涼?學長不是感冒了?還想吹涼?
「是,有什麼問題?」不過就是吹涼稀飯而已,有什麼好疑惑的嗎?還是自己提出這種要求,果然還是有些難為情嗎……
「既然學長都那麼說了……」鹿島再次放下稀飯,走到房間的一個角落。
看見鹿島的行動貌似跟自己預想的不一樣,不對,難不成這天兵又曲解了他的意思。

鹿島從角落搬出電風扇,還順便拿了延長線街上插頭。
固定好吹風的方向後,啟動電源。
「學長,這樣吹得到嗎?夠涼嗎?...

堀鹿 / 撒嬌。《之1》

01.

空間不小,堆滿各式材料和工具的房間卻顯得擁擠,窗戶微啟,捎來夜晚的些許涼意,風帶著一點雨的氣息,梅雨季節的夏天,顯得潮濕而悶熱。
開著房間的日光燈,又在矮桌旁點了一盞台燈,工作桌上擺放著工具和材料,零零散散各式各樣的道具,從小至大都由堀一手包辦。
堀埋首於戲劇部道具的製作,一放學回來就馬不停蹄地趕工著,這幾天一方面野崎的截稿日期快到了、另一邊戲劇部也有新的表演要排練,從校正劇本到人物分配,身為社長的他一點都沒馬虎,拼命的埋頭苦幹著。

做到一半時,似乎缺少了些什麼,堀翻找著手邊的材料。
這個不是,扔到一旁、這個也不是、扔到一旁,究竟收去哪理了啊……
堀認真的思考這一天下來他究竟把材料給收去哪了,...

堀鹿 / 佔有。

* 鹿島→大學、崛→大學。

* 略OOC,慎。

-

忙碌喧囂的機場裡各國的人士穿梭著,形形色色的各種人們在機場迎接各種心情。
有的離別、有的相見;有的喜悅、有的哭泣。崛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什麼心情,鹿島從高中畢業了,打算出國深造。
前往屬於她未來的旅途,去追尋、去完成她所期盼的理想。

高中開始的出色表現,參加各種演出每每都獲獎而歸,這樣的她,收到各式各樣學校的邀請。
早就可以推甄入選的她,不知為何直到期限截止最後一刻才送出確認文件。

是刻意不想去發現,還是不願承認,那個女孩給了他挽留的機會。
只是他沒有,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
他不該綁住她的未來,強將枷鎖禁錮的他身上,囚成專屬於他的美麗羽鳥。崛知道,只要...

堀鹿 / 生日禮物。《之4》-完

照著崛的意願,兩人一同走到了表演的場地,付了門票費後兩人比肩而坐,專注地等待演出。

崛盯著隔壁的鹿島,那人臉上不知為何總是帶著無比溫和的笑容。

只是崛也沒注意到自己有時望著鹿島的眼神也是一同的溫和,即使對她暴力相向,但那傢伙自己好像也很開心的樣子。

原本還很擔心跟鹿島出來會不會又給他惹出什麼麻煩,沒想到倒是意外的平靜。


表演開始前由主持人說明公益表演的意義,再來就是一些介紹,然後引入劇情。

正式開始,紅色布幕緩緩升起,精緻的背景和道具讓崛讚嘆不已。

只是那個演王子的臉蛋始終,嗯,比他家鹿島差了些。


劇情上並不是多龐大複雜的故事,其實只是純愛小品,帶點詼諧的創作。不想進行政...

堀鹿 / 主導權。/開工。賀文(?d(d'∀')

* 為了爭奪誰上誰下的第一次。d(d'∀')

* 堀的住所。堀→大學,鹿島→高中。

* 波浪號(~)鹿島專屬(?

* 文略長。


01.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

「學長~學長!你看這個──」某天早上,鹿島拿出一本雜誌在堀面前翻來翻去的。

「什麼東西?」疑惑地盯著眼前的東西,什麼?流行雜誌?又要叫他選女裝?

「這個這個呀──最近好像很流行,叫什麼『壁咚』的~」

眼前的雜誌頁刊上,大大的寫著『心動不已的壁咚❤』的字樣。

只是,附頁圖為什麼是兩個男人啊……?

「……妳到底想做什麼?」察覺到不祥的預感,問完後堀後悔了。

「想試試看!跟學長!」眼前的傢伙眨巴著大眼,似乎是很...

堀鹿 / 生日禮物。《之3》

今天本來說是想出來看夜景的,那天野崎說了下一回連載要做和冬季有關的題材,雖然他說了不必特地做什麼變化,不過到時候如果又說隨便畫畫就好也挺困擾的。反正鹿島也問了,剛好就去看看吧。


「喂,鹿島,你說的那個地方在哪啊?」停下腳步,堀差點給忘了這件要事。

「哦,那個啊,還有點距離呢。要現在去嗎?還是再逛會兒。」鹿島不知為何整個人滿臉喜悅感,背後似乎還散發著花朵背景。

「那就邊走邊逛吧。」反正時間也不趕,邊走邊逛四處取景也不錯。


走著走著,堀看見了一旁的店家櫥窗玻璃上貼著一張海報。

“那天,王子跌倒失憶了? 公益演出展開中。”

看上去挺有趣的,不如就...

堀鹿 / 生日禮物。《之2》

02.


遠處,一抹惹眼的高挑身影,熟悉的那藍色短髮,寒冬裡依舊帶著活力氣息的那女孩。

奔跑,踏入眼裡。

「我、呼──我沒遲到吧?」一面喘著,大口吸氣的鹿島這麼問了。

堀抬頭,望著眼前上氣不接下氣的鹿島,第一眼先是打量了一下鹿島的裝扮,皺起了眉。「那麼冷怎麼還穿著裙子?」

「啊、噢……」搔了搔頭,上週和千代他們出去時,被硬是拖去試穿後說很適合,還被結月說了什麼這樣才像個女孩子嘛。

「很奇怪嗎?」拉了拉裙擺,是不是挑錯衣服了呀……

「嘛,挺不錯的。」打量了一下鹿島那身寬鬆的灰色拼接裙,還有綠色格紋的連帽外套,簡單的在搭上七分的黑色內搭褲。不過這種寬鬆型的衣服倒顯不出鹿島的身材優勢...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你们人类在什么时候会流泪?我只会偶尔漏油

黏黏魚 回答:

通常是感動且認同的,有時是自發且突然的。

堀鹿 / 生日禮物。《之1》

01.


仍是寒冷的十一月,盛冬的雪季。

人們的熱情沒因此而褪去,路燈依舊照耀著繁華熱鬧的大街。

堀站在一旁,望著攜手來往的情侶。

原本想從包包拿出相機來取材的,也許能給野崎當作參考。

想了一下,這麼做好像會被當作怪人。

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鹿島並沒有遲到,是他提早到了。

天空降下細細小雪,今天是自己生日,但說實在的對他來講並無所謂,生日禮物這種東西,姑且是個人情吧,不知為何鹿島倒比自己還熱衷。


/


「嘛,明天是小堀前輩的生日呢,有想要什麼嘛。」昨天一起坐電車上學的途中,鹿島這麼問了。

「社團給我準時到。」一貫的語氣,他認真的說。

「才不要,那種禮物才不是我的風...

©黏黏魚 | Powered by LOFTER